Skip to content. | Skip to navigation

Sections

Personal tools

珠江流域河流健康试点研究

今年4月初,澳方及中方河流专家及流域管理人员于中国珠江流域开展河流健康评估活动。对于部分参与人员而言,他们是首次参加该项目的实地考察;对于其他人员而言,如简·卡特福特(Jane Catford)博士,该活动避开了常规旅游路线更好的参观该景点,更重要的是该活动所搜集的数据将用于中国河流健康评估。

5名来自澳大利亚及10名来自中国的河流专家与管理人员在位于珠江流域的漓江与桂江进行了为期8天的河流健康调查。漓江作为著名的旅游景点,政府部门对漓江的生态保护极为重视。

该考察的目的在于起草并完善该地区河流健康评估草案,收集试点河流健康指标信息,并为中澳专家提供知识交流平台。该评估草案将可能被推广至整个珠江流域。

Dr Jane Catford (right) working with ecologists from Pearl River Water Resources Commission

珠江流域作为河流健康与生态流量项目三个试点流域之一,我们将在该流域测试河流健康评估系统。我们将通过一系列实地评估制定河流健康与环境流量评估体系,同时准备根据从该试点所获取的经验信息制定适用于全国范围的结构框架。在珠江、辽河与黄河流域试点的研究将对中国河流健康评估方法产生重大影响。

专家们沿桂江对25个不同河段进行考察。考察地点根据其规模、经度、水文特点、土地利用、河岸及河道状况、人类活动干扰等因素进行分类。

本次考察中专家们对水质及鱼类数量进行记录,所记录的鱼类数量超过1000条,共有50多个不同品种。专家同时对大型底栖无脊椎生物、河道及河岸植被状况、河道结构等进行测量记录。

不同河流之间一旦存在可比较的准确信息,河流管理者就能够根据所掌握的信息对河流健康修复作出科学合理的决策。我们所采用的河流健康评估方法类似于衡量人类健康的直观评价法,该方法通过量化评估河流流域生态系统的各个指标,从而对河流健康综合指数做出及时评估。

由于不同河流之间存在天然差异;其所面临的威胁和挑战也存在差异;人们对河流的研究目标及管理目标存在差异,所以评估河流的各种方法及对评估指标的选取也随具体情况改变。例如,评估受工业排污影响的水库生态健康与上游未被污染的水质生态健康所采用的方法则有所区别。此次考察的重点在流动的河流而非静止的湖泊和水库。

尽管此次为期8天的大规模试点调研持续时间长,困难多,但是工作气氛极佳。中澳双方专家就彼此间对淡水水生态系统与河流生态系统的理解交换了意见,双方专家同时分享了中澳两国间的文化差异。

本次流域试点调研非常成功,完成了对数据的采集与初步分析,中澳专家在调研期间的知识交流及相互合作将为整个项目带来无形的财富。

 

Personal tools